汽车商业评论 | 专访沈晖:威马究竟在造什么样的汽车?

2016-08-25 / 上海


他离开沃尔沃加盟博泰,目的就是造车,当博泰敬畏造车后,他自组团队,创建威马,继续造车

《汽车商业评论》记者 杨与肖

关于威马造车

  1. 威马是公司名称,其产品不一定以此命名。

  2. 威马汽车包括四个关键词:电动、智能、大众化和有限定制,未来产品将覆盖轿车、SUV、MPV、CROSSOVER等主要细分市场,首款车型“肯定不是承载式车身”。

  3. 自建工厂,采用C2M生产模式,根据目前信息,《汽车商业评论》推断制造基地在宜兴、温州。截至2016年8月初,威马70%的供应商已经确定。

  4. 目前威马团队规模约200人,计划2016年年内达到一千人,2017年达到两千人。

  5. 威马融资主要来自境内外常青基金,寻求的是长期回报,没有短期套现的要求。


“过去六年,几百次在这里,面试团队成员,吉利并购组成员,沃尔沃全球管理团队成员,沃尔沃中国管理团队成员,现在是我们项目的成员。”

2016年1月3日,沈晖(Freeman Shen)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这里”指的是他经常去的上海虹桥万豪酒店大堂的咖啡厅,“我们项目”则是他一手创建的威马汽车。

沈晖要造整车,业内人所共知。2015年初,他离开吉利沃尔沃加盟博泰,目的就是造车,当年上海车展上Project N概念车亮相。几个月后,当博泰创始人应宜伦表示敬畏造车时,他再次转身,自组团队,继续造车。

然而,与这份决心形成反差的是,在一众新造车势力的喧哗中,威马令人难以置信的安静。沈晖拒绝了所有采访,关于威马的零星报道基本都靠猜测推理。没有人知道他和他的团队究竟进展如何。

“所有事情都在有序推进。”2016年8月6日,作为威马汽车创始人兼 CEO,沈晖接受了《汽车商业评论》的独家采访,地点就是虹桥万豪的咖啡厅。“项目已经进行快19个月,到了可以出来说说的时候了。”显然,他是从博泰时期算起。

2016年8月6日,作为威马汽车创始人兼 CEO,沈晖接受了《汽车商业评论》的独家采访,地点是虹桥万豪的咖啡厅,过去六年他几百次面试团队成员的地方。

 “汽车是有周期性的,车没有做好以前,讲太多意义不大”,沈晖在解释早先不愿曝光的原因时说道,还有就是“宣传是为了造势,但威马不需要”,“资金很充裕”。

威马的融资主要来自境内外常青基金,寻求的是长期回报,没有短期套现的要求。“长期一起做,不影响运营目标、战略目标,确保管理层对公司的控制权”,沈晖和投资人达成了以上共识。

他没有透露资方的具体信息,但却饶有兴致地告诉我们公司名称的由来。

一次,沈晖与一位德国友人谈论造车理念时提及特斯拉,后者认为,他们有能力比特斯拉做得更好。

沈晖:“比它做得更好,是世界冠军吗?”

德国友人:“对啊,我们做出来的电动汽车肯定可以是世界冠军。”

沈晖:“我们就干一个世界冠军的东西,做一家叫做世界冠军的公司!”

“世界冠军”一词不能用于注册为公司,Weltmeister是德语世界冠军的意思,从中抽出两个核心字母WM,延伸至中文,“威马”由此诞生。

过去一年半,威马主要做了两件事:产品和组建团队,这也将是未来一段时间公司的工作重点。其中,产品包括产品创造、产品制造,以及围绕产品的拓展服务。

按照沈晖的说法,Project N展出后,项目便进入了量产车的准备阶段。当然,威马的产品不会以这款概念车为基础打造,它只是反映出了一些互联的想法和技术理念。

概念车与量产,整车开发过程中的分水岭。汽车行业正处于深刻的变革阶段,几乎所有的制造商都在一个问题上赌博: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单一汽车市场,未来3年~5年后的消费者究竟需要一款什么样的汽车?

威马也不例外。


长什么样

电动、智能、大众化、有限订制,威马为它的产品设定了这四个关键词,它们将覆盖轿车、SUV、MPV、CROSSOVER等主要细分市场。

威马的这四个词其实并不难理解。

首先是电动。纯电动汽车几乎是所有新进入者的选择,因为它既可以避开与传统汽车公司的强项内燃机“硬碰硬”,又可能得到政府的支持,而且其开发和制造复杂程度比燃油车更为简单、经济,可谓一举多得。

2015年,威马开始与一家德国电动车研发中心展开合作,年末将其并入麾下。德国进行电动车开发的大小团队非常多,威马之所以选择这家是因为其技术品类更符合中国市场的需求。Weltmeister是德语世界冠军的意思,从中抽出两个核心字母WM,延伸至中文,“威马”由此诞生。

其次是智能化。威马的智能化将主要通过“连接”体现,其LOGO含义之一就是代表“连接”的意义。它主要包括是三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是人车交互(HMI),威马设计团队中有专门一批人负责这项开发,他们的工作被沈晖成为“核心”;第二个层面是车联网的V2X,既车与车之间、车与设施之间的连接;第三层是车和云端的连接,主要体现于服务相关的运用。

沈晖认为,汽车的智能化除了硬件,更多是与服务相关,而制造商和服务商的思路有本质区别。很多传统汽车公司仍把智能化理解为车机,或者连到云端,思维过于简单。

服务是威马为自己设定的一项优势。“服务是智能化、未来可持续发展的核心”,沈晖对《汽车商业评论》说,“威马不是简单的制造企业,更是一家服务企业”。

威马的官网上写有公司的远景使命:“改变你所习惯的汽车,并让改变成为你新的习惯。”这句口号含两部分含义:改变现有的产品体验,以及改变人们的出行方式,“威马所有的产品都会围绕改变出行方式来做”。

改变出行方式,这是很多传统主机厂同样正在努力的方向,威马的优势在于重新开发一款车,很多智能化内容可以提前布局,从而提供更好的体验。

此外,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AS)也会是威马汽车的标配。

关于大众化,威马的定义是“踏踏实实做一款中国消费者喜欢的、可以承担的,接地气的主流产品”。 沈晖表示,首款车型可以确定“肯定不是承载式车身”。那就意味着是那种具有强越野功能的产品,适合众多地区。

特斯拉选择以高级轿跑车型进入汽车行业,建立了高端品牌的形象,这在沈晖看来仍属于传统品牌思维,而威马“没有必要,也没有时间这么做”。

过去两年中,全球范围内兴起了大批互联网品牌,它们没有花费巨资进行宣传,凭借良好的产品和服务体验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这股潮流正在影响消费者对品牌的认知,也为新造车公司,特别是为要造大众化汽车的威马提供了机会。

不过,沈晖同样没有回答威马究竟会如何打造品牌,仅表示现在谈这个话题还为时尚早。


2015年初,沈晖离开吉利沃尔沃加盟博泰,目的就是造车,图为2015年上海车展上Project N概念车亮相。


为何建工厂


所谓“有限订制”是指一款车可以为消费者提供尽可能多的配置选项,但并非无限选择,生产上以多品质、小批量为主要特征。这同样是当下汽车行业的发展趋势。

为此,威马的制造环节选择了工业化定制模式:C2M(Customer-to-Manufactory),既“顾客对工厂”。

从流程角度看,C2M是通过互联网将不同生产线连接,运用软件系统随时进行数据交换,按照客户的产品订单要求设定供应商和生产工序,最终生产出个性化产品。这种模式对工厂的软件、硬件要求非常高,而且还需要供应链条的高度匹配。

深度参与过沃尔沃国内建厂过程的沈晖很清楚中国的汽车制造基础设施现状。在他看来,国内符合威马制造要求的工厂屈指可数,如沃尔沃成都工厂、宝马铁西工厂、捷豹路虎常熟工厂等,但他们不可能为其代工。

这样的情况下,自建工厂成为必然之选。

查询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可以发现,与威马汽车相关的内容包括苏州威马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注册地在上海和苏州的两家威马汽车技术有限公司,以及威马汽车制造宜兴有限公司和威马汽车制造温州有限公司。

《汽车商业评论》据此推断,威马的工厂将建在宜兴、温州。

值得注意的是,截止今年8月,威马已经与70%的供应商达成合作协定。一般而言,汽车公司的供应商认证体系考核涉及产品匹配、安全隐私等,需要花费两年周期。作为一家全新的汽车企业,威马能够用短时间内签下七成供应商,足见沈晖及其团队的人脉能力。

电动、智能、大众化、有限订制,按照沈晖的理解,由这四个关键词组成的产品在市场上还没有真正的对标车型,“我们可以想象的就是特斯拉Model3(特斯拉第一款真正面对普通消费者的产品),但也是一个虚拟的竞争对手。”


2009年12月沈晖加入吉利集团担任副总裁,2009–2014年间还担任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董事长。

沈晖没有透露威马新车开卖的具体时间,但表示首先会在中国上市,之后依次为美国和德国。这种排序与各国政府和消费者对电动车、智能技术接受程度密切相关。

全新的产品、制造和品牌理念为威马“招兵买马”奠定了基础。沈晖说:“没有对标,让所有人都觉得十分兴奋,现在团队大家都跟打鸡血似的。”

威马的团队由沈晖一手搭建,没有与任何猎头公司合作,整条产业链,包括研发、采购、制造、销售、市场、服务等位置的关键人员均已就位,约200名员工,计划年底扩展至一千人,明年达到两千。

这200人分布中国、德国和美国三地,主要由原博泰整车团队,以及与沈晖“合作多年的朋友”组成,他特别强调,这些人不只是“将军”,还有更多“忠臣和士兵”。

根据已公开的信息,加盟威马的不乏业内“响当当”的人物,比如杜立刚——吉利收购沃尔谈判团队成员,熟稔国内外企业财务管理、资本运作;徐焕新——大众中国前研发部技术总监、沃尔沃新能源负责人;陆斌——成功主导吉利子品牌整合与经销商网络建设的资深营销人,等等。

 
未完。完整文章见《汽车商业评论》杂志2016年8月刊。

“威马”名称由来

一次,沈晖与一位德国友人谈论造车理念时提及特斯拉,后者认为,他们有能力比特斯拉做得更好。

沈晖:“比它做得更好,是世界冠军吗?”

友人:“对啊,我们做出来的电动汽车肯定可以是世界冠军。”

沈晖:“我们就干一个世界冠军的东西,做一家叫做世界冠军的公司!”

“世界冠军”一词不能用于注册为公司,Weltmeister是德语世界冠军的意思,从中抽出两个核心字母WM,延伸至中文,“威马”由此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