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闭与开放 聊聊最复杂的智能硬件——汽车

2017-03-10 / 上海
        大家好!我是威马汽车的Freeman沈晖。

        非常感谢智东西的邀请,能够来到这次峰会,站在台上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些经历和经验。智东西作为一家专注于全球智能硬件领域的科技媒体,在2017年的今天能邀请我一个做汽车的站在这儿,首先就是行业的一种进步。因为智能硬件领域开始对于智能汽车有了接受和认可。
        在今天的一开始,我想跟大家介绍一下威马。威马汽车最早成立于2012年,当时主要负责汽车“三电”系统的研发工作。2015年威马开始专注于智能出行领域。当然,与滴滴从共享领域切入出行不同的是,威马从汽车这一硬件载体切入。公司名称WM源于德文“Weltmeister”世界冠军一词的缩写,我们希望能够造出一台“世界冠军”级品质的大众买得起的“国民优质智能汽车”,再基于此,为消费者提供智慧、便捷、可靠的出行方案。所以我们的产品和服务更为一体,软、硬件结合也更为彻底。在我们的方案里,智能汽车是智能出行的第一步。

        今天在座的有许多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我知道业内对于“人工智能+汽车”,对于自动驾驶,有着非常多的憧憬,但首先我还是想先来聊聊最本质的汽车。

        我今天想说的第一个词是“封闭”
        在这样一个论坛,说出“封闭”这个词,各位可能会皱眉头。其实我想说的“封闭”并不是一个封闭的环境或者系统,而是任何行业都有自己一套封闭的法则,或者可以称作门槛。怎么理解汽车行业的“封闭”呢?

        第一,汽车事关使用者的生命安全,对于许多问题需要做到“零容忍”。
        汽车与很多其他科技类硬件产品最大的区别是——汽车事关消费者的生命安全。我在沃尔沃工作这么多年,对于这一点深有感触。做过硬件的应该都知道,车规级的硬件标准要远远高于消费级和工业级标准。
        前段时间三星NOTE7爆炸闹得沸沸扬扬。在Elon Musk的传记中同样有过一段相似的描述——2005年,当Tesla开发第二台试验车时,工程师们将20块电池捆在一起点燃,它们像火箭一样飞了出去,而一台汽车上,有将近7000块这样的电池,如果这7000块电池爆炸,后果可想而知。
        美国曾经有四大电动汽车企业,它们中,只有相对偏传统,传统制造基础上融入一部分互联网的产品理念Tesla最终获得了成功。对于智能汽车来说,建立完善的智能制造体系,依然拥有稳定质量的产品,是重中之重的第一步。“车+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车“——这也是威马一直强调的。

        第二,汽车拥有硬件领域最复杂的供应链,使得个性化定制变得极为困难。
        相对于消费类的智能硬件,一辆汽车,少则拥有两三万,多则拥有四五万个不可拆卸的零件。我们今天在四线城市随便搞辆车,一台随处可见的5、6万元的国产面包车,拆了看,绝对有全球各地的供应商。因此在汽车行业,最难做的是产业链整合,说白了要能带着两、三千家全球供应商,咱们一起干一款消费者喜欢的东西。而这些供应商分布在全世界,对团队人员组成,或者在研发及制造过程中的可靠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因此,威马汽车对外的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去发布一款酷炫的模型概念车,而是在去年11月,在温州市瓯江口,率先奠基了一座C2M智能化汽车产业园。
        在创业初始我们团队就在考虑,大家看现在一些豪华车,可以做到外观、内饰的个性化选配,但是提车周期却需要很长时间。而我们内部提出提出了一个小目标:从消费者确认订单,到备料生产,到仓储物流,到车辆最终交付的周期是特斯拉的1/3。同时能做到个性化选配,全制造流程透明化、可视化。目前我们已经有了切实的解决方案,各位拭目以待。

        第三、汽车制造需要巨额的投入,且回报周期较长,需要专业团队做专业事。
        大家平时经常能看到汽车行业动辄上亿元融资的信息,仿佛这是一条遍地黄金的跑道。很高兴,威马团队能成为受投资人信赖的选手之一。
        一个新兴的汽车品牌,从产品研发、工厂建设、生产制造、渠道布局、市场营销、终端销售、售后服务、用户运营等任何一个环节,无不需要大量的资金作为支撑。研发到投产一款产品传统汽油车通常需要60个月,电动车相对快一些,在36-40个月之间。同时,乘用车行业是一个相对离散的市场,大家可以看背后的大屏幕,2016年国内出货量前5的手机厂家占到了市场总量的66.50%,而乘用车销量前5的企业,只占到了总量的34.1%。因此汽车的客单价虽然高,但是相对于动辄几十亿的工厂建设成本和研发成本,相对于智能手机动辄几千万部的销量而言,汽车回报周期需要更久。
        细心的朋友会发现,刚刚我提的八个环节并不是做加法,而是乘法关系。任何一个环节若未能预判风险,资金链断裂,产品都无法最终送到消费者的手中。这就需要一支各环节有落地经验的专业团队,对全流程的各个阶段,提前预判、掌控,同时能根据全球各个市场的特点,做出相应创新和改变。了解威马的人都知道,威马在汽车研发和制造的管理岗位,全部来自传统的汽车企业,而且都拥有着动辄年销量几十万辆的产品的工作和管理经历。在这块,一家负责任的企业必须是“封闭”的。

        今天我想说的第二个关键词,是“开放”
        光提汽车行业的“封闭”,估计主持人要把我赶下去了。而开放一词正是威马这一批“新兴汽车企业”的机会所在。

        我们的第一个机会,是有一个开放的心态
        我离开传统车厂,创办威马,受到了许多人的质疑,说又多了家“忽悠”的公司。其实我挺喜欢“忽悠”这个词的。7年前我代表吉利收购沃尔沃,所有人都不看好我们,说你一家中国企业,没钱没人,什么都没有。最近有位媒体翻出了吉利并购沃尔沃交割当天,英国CNBC电视台对我的一段采访,谈了并购后5年内,对沃尔沃品牌的规划。那会儿几乎所有人都说我们忽悠,但现在看,当年的“忽悠”已经全部实力打了脸。
        在威马汽车,前端的市场及设计端部门,我们有一套“9-8-7法则”。接受90后新鲜的思维,鼓励他们大胆去做去试错;重用80后,利用他们执着、管理经验和开放心态,把控执行中的大方向;配上70后的资源整合能力,一起把事情做成。明年,当威马的第一款产品上市时,最早的00后已经成年了。然而“让90后年轻人大胆去做”在传统汽车企业变成了一种奢望。而这在威马,是被鼓励的。

        第二个机会,我们可以创造一种开放的连接
        按照谷歌与特斯拉曾发布的预测,到2016年全球将有60多亿互联物体,其中汽车预估有6200万辆,将会是电脑构成的互联网、手机构成的移动互联网之后第三大互联网载体。物联网的发展会给联网车带来更多新的应用场景,汽车未来会成为链接大型智慧单元——城市,与小型智慧单元——家庭的一个重要硬件载体,平台的作用更为明显。围绕这条由车串联起的“城市-出行-家庭”的物联网链条,会诞生更多新的机遇。
        汽车将会通过彼此的连接,迈向更高阶的智能驾驶;汽车将会与交通系统连接,促进更为高效的交通管理;汽车将会与服务连接,构成初步的智慧社区;车主将会和车主相连,形成新的社交场景。汽车必然也会走向开放、走向智能。这,在3年内,大家就会看到一个雏形。
        今天在做的有各个子系统解决方案的创业者和专家,我也打个小广告:威马愿意开放整车和车机系统作为平台,让更多的合作伙伴参与测试自身产品、算法在驾车场景中的应用。我们共同发现价值,打造整个智能出行价值链。和传统整车企业相比,我们更开放、更自由、合作成本更低。同时,威马也正在和地方政府筹备一个自动驾驶商业示范园区,为测试提供更有利的条件。

        第三个机会,是开放的数据
        这部分我给大家留一些想象的空间。举个小例子,就智能汽车而言,我们不说车机,单说一个油门踏板深浅的数据,就可以帮助保险公司带来更准确的判断。未来,威马同样也愿意将数据分享出来,让整个价值链能够通过我们的数据,为消费者提供更有价值的服务,促进社会的进步。

        现在在创业阶段,我已经很少参加论坛了,所以每次出来聊天,大家都很关心威马的进展。又融资了吗?多少人了啊?产品怎么样了?如果不透露点最新的进展,似乎就做了一次假的演讲。
今天我就来说说最新的进展:目前威马的试装车已经披着厚重的伪装奔跑在了世界多地。

        期待下次见面时,能有更多的新的伙伴加入威马大家庭!